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小说  »  除魔之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除魔之旅
为了打倒突然出现企图征服世界的魔王,一位勇者挺身而出,并且展开了打  魔王的旅程,勇者的名子是亚鲁。

在一般传说故事中,勇者身边都会有着一群可靠勇敢的夥伴,但是这位勇者  从离开国家出发旅行以来,都是单独一人在旅行,原因只有一个:

「所谓的夥伴就应该是可爱的女子才对,如充满魅力勇猛的女战士,或是温  柔可爱的女僧侣」勇者如此强烈表示到。

但是勇者在酒场看到的尽是肌肉发达的男战士,不然就是中年大叔的男僧侣,  找不到一个他理想的夥伴,因此勇者毅然决然的一个人踏上了旅途。

************

随着旅途的展开,缺少了夥伴代表着战力的不足,特别是要解谜的时候更是  没有可以互相讨论的对象。

例如现在,勇者就遇到了一个困扰的问题,在旅途中打倒了某个魔物后,在  魔物身后宝箱取得了一把魔杖,但是完全不知道这把魔杖的用途。

由于身边没有懂的魔法的夥伴,自己对魔法也一窍不通,对处理手中的魔杖  感到非常困扰,该是丢掉呢或是卖给商人呢?

勇者一边困扰着该如何处理魔杖,无意识下的随手挥了挥魔杖

「我的擅长武器还是用剑,这东西能当武器使用?」

就在亚鲁胡思乱想的时候,手上的魔杖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并且喷出大量  的烟雾!

「怎么回事!这些烟雾到底是啥!」

强烈的光芒让亚鲁一时张不开眼睛,烟雾也让亚鲁不断咳嗽,甚至流下眼泪  来。

随着魔杖上的光芒逐渐黯淡,亚鲁周身的烟雾也逐渐散去。

「刚刚的到底是啥?奇怪的光和烟……」

亚鲁虽然对刚才的光和烟觉得很奇怪,但是自己对魔法完全不懂的情况下,  再继续研究也没有意义,只有到下个城镇在询问懂的人了。

一股凉风吹在皮肤上居然有股凉意,这时亚鲁发现身上出现了一些变异!

「喷嚏!天气怎么突然变冷了?咦!我身上的衣服怎么都不见了!」

亚鲁发现了身上的所有衣物,包含原本背在身上的背包,手上拿着的武器等,  全部通通消失无踪了!

「都……都没穿衣服,被人看到的话就算是勇者也会被当成是变态吧……」

亚鲁话才刚一出口,马上发觉的新的不对劲,因为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不是  男性的声音,而是清脆悦耳并且稚嫩的小女孩声音!

亚鲁突然感到不详的预感,于是低头看了自己的身体,陪伴自己20年的男性  象征不见了,只剩下一点点的小洞,以及胸前微微隆起的胸部。

把手伸到眼前,肌肤呈现惊人的白色,完全不像是经过长途旅行者该有的颜  色,为了在更确认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亚鲁急急忙忙跑到邻近的湖边。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湖中的倒影让亚鲁惊讶到说不出话来,自己熟悉的样貌完全不见了,取而代  之的是,有着透白的肌肤,金色的双马尾,绿色的眼睛,以及长长的耳朵,外表  可能只有11岁左右,非常可爱的精灵族小萝莉。

「这……难道是魔杖的魔力造成的?」

虽然对自己堂堂的大男人突然变成了精灵萝莉感到非常吃惊,但是看着湖中  自己赤身裸体的精灵萝莉倒影,居然开始口干舌噪起来!

「我……我才不是什么萝莉控呢!不过……既然是自己的身体,摸摸看应该  无妨吧」

看着湖中倒映的有如天使般的萝莉精灵身影,亚鲁感觉到自己呼吸逐渐急促  起来,乳头上传来一阵灼热,原本如豆般大小的奶头,竟挺硬了起来,亚鲁浑身  微微一颤,一只手无意识的,伸到了双腿之间。右手指紧按着自己的阴核,压揉  的速度越来越快,两条圆润的大腿开始颤抖,上身慢慢的向下弯,紧闭着双眼,  口中也有轻微的「啊」声漏了出来,圣洁的下体已经是不停的收缩着,亚鲁甚至  于能够感觉到下体正在分泌着密液而甜美的密液,亚鲁呼引越发的急促,整个人  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意志。

亚鲁看着湖中倒映着的自己,正淫荡的自慰起来,脑中一片混乱,甚至产生  了想用原来的男性身体强暴湖中的精灵萝莉的错觉。

亚鲁一边想像自己粗暴的撕破精灵萝莉身上的衣服,并且强压在地上,粗鲁  的吸允着精灵萝莉刚初成的乳头,右手也不停的用力搓揉的自己乳头,并用指尖  在四周慢慢的画圆圈,亚鲁确实感觉到自己的乳头逐渐坚硬起来,呼吸也更加急  促。

紧接着,亚鲁幻想自己用手深入萝莉的下体,并且不断的刺激着精灵萝莉,  同时也用左手也不停息的用中指搔动自己的阴蒂,并且不断的刺激它。

「喔喔……好痒啊!我那里痒的厉害……啊……有淫水流出来了,滑溜溜的 ……」

亚鲁断断续续的娇喘着,手放在下体的位置上不停的捣鼓,嘴里说出的话越  来越放荡,看样子已经完全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了!

「对,干我吧!快插进来……来吧,侵犯我吧……啊啊啊……」

最后,亚鲁承受不了一波波的快感,开始浪叫起来,并且想像自己正用跨下  的巨根粗暴的插入精灵萝莉的嫩穴,并且毫不怜惜的抽插着。

最后,亚鲁在幻想着自己将大量的精液注入精灵萝莉的嫩穴的同时,自己也  摆动着腰部,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小腹猛的一阵抽搐,超强的快感直冲脑顶,  头晕眼花中,大量的阴精决堤而出,脑子一片空白,销魂的呻吟中,亚鲁达到了  高潮。

不同于男性射精时只有一瞬间的快感,女性高潮时炽热与足以让全身麻痹的  强烈快感,让亚鲁一时无法回归自我意识。

过了许久,亚鲁好不容易回复了意识,看着湖中倒映着仍还没从余韵中回复  的精灵萝莉身影,完全不像是个和魔物勇敢作战的勇者,只是一个被色欲冲昏头  的淫荡萝莉。

亚鲁虽然觉得这次体验非常不可思议,而且内心深处仿佛很渴望在来一次,  但是身为勇者的使命感,仍驱使着他不能忘记自己还有打倒魔王拯救世界的伟大  使命。

  第二话、惨遭轮奸

经过上次变身成精灵萝莉的经验后,亚鲁之后又再多次测试手中魔杖的功能,  确认了手中的魔杖叫「变身之杖」,并确认了变身之杖有三个特性:

第一:一般的变身之杖可以让使用者变身其他种族的功能,但是手中的变身  杖不知道为何只能变身成一开始的精灵萝莉。

第二:变身后,身上的所有物品,包含衣物、背包、手中的武器等都会通通  消失,也就是会变成全裸无防备的样子,但是解除变身后会自动回来。

第三:变身后想要变回来,一定要再次碰触变身之杖才可以,不然变身效果  似乎是永久的。

第四:每次变身后,不知道为何变身杖都会喷出谜样的白烟,吸入白烟后就  会全身燥热,无法控制自己的想自慰起来。

「这把变身杖除了变身成精灵萝莉以外,完全没有其他用处嘛,还是丢了吧」

亚鲁举手想把变身杖丢掉的时候,手却是犹豫不决无法动手,因为内心深处  却非常不舍得丢弃变身杖,很期望再体验一次之前变身后得到的强烈快感。

「算了,变身杖还是留着吧,当作是孤单旅途中的调味剂」

亚鲁经过再三的犹豫后,还是决定把变身杖留了下来,并且妥善的收近背包  里,只是……亚鲁这时候并不知道,从取得变身杖的那一刻起,自己的冒险旅程  已经开始变调了…………

************

亚鲁一开始只把变身杖当作旅途中偶而的娱乐工具,但是后来完全变了样,  先是一周变身一次,五日变身一次,三日变身一次,最后变身成了每日的例行工  作,甚至变身成精灵萝莉的时间比原来样貌的时间更久,最后摸清了变身后的每  一处性感带,以及如何让自己更快速达到高潮,还帮变成精灵萝莉的自己取了一  个女性化可爱的名子- 玲亚。

「看来我还是需要找个女夥伴才行,不能老是这样下去,还有魔王等着我去  打倒呢」

亚鲁终于有点身为勇者的自觉,并且决定前往下一个城镇寻找合适的夥伴,  或者该说是美丽的女性同伴才对。

但是很可惜的,在新的城镇亚鲁再次失望了,并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女夥伴,  不过在离开前有个小插曲,在城镇里一个不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小巷子里,救了一  个被二个小混混调戏的美丽女性,当然的,亚鲁狠狠的修理混混二人组一顿,当  然的,亚鲁也接受了美丽女性的感谢之意,并且将在美丽女性家里度过一晚,亚  鲁心想好久没和其他女性共度春宵了,原本亚鲁是这么想的,但是…………

「可恶!昨天晚上我到底怎么了,明明有可以和美女共度春宵的大好机会!」

隔天,亚鲁非常懊恼的离开了城镇,原因是因为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本  终于要和美女共度春宵了,但是就在紧要关头,亚鲁脑海里浮现的确是自己变成  玲亚后那稚嫩尚未发育的精灵萝莉身体,结果对眼前熟女完全失去了兴趣,当然  也就错失了共度春宵的机会。

「已经离开城镇一段距离了,应该不会有人看到吧……」

亚鲁从背包里取出了变身杖并且跑进道路旁的草丛里,因为刚刚才想到玲亚  那美妙的身躯,自己马上有了一股赶快变身成玲亚的冲动,也不顾现在还是在离  城镇不远野外道路旁,立刻躲进了草丛里,并且变身成玲亚。

「呀呀!美妙的身躯以久违的快感……」

也许是因为太久没变成玲亚了,玲亚跑到草丛里变身后立刻两脚大开,仰卧  在草丛里抚摸自己的私处起来,并且双手并用的不断刺激身上的每一处敏感处,  脑海里只充满着如何让自己快点重温达到高潮时那美妙的快感,嘴里也不由自主  的发出娇吟的声音,彻底沉浸在自己的美妙世界里。

************

就在玲亚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两个男性身影来到了玲亚所在的草丛  附近。

「保罗大哥,我们被城镇里的居民赶出来了,我们现在该去哪?」。

「杰森小弟,要不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勇者破坏了我们的好事,昨天我们就可  以好好享受一下了。」

「大哥说的都对,那个勇者实在太可恶了,但是我们又打不赢他,我们还是  去下一座城镇找乐子吧」

保罗和杰森两兄弟正是之前企图调戏女性,结果被亚鲁狠狠修理了一顿混混  两人组,也因为亚鲁的关系,两人无法在继续住在原来的城镇,只好逃了出来,  这时正好路过玲亚所在草丛的附近。

「大哥!前面那个是不是就是昨天那个该死的勇者呀?」

「没错,真的是他没错,不过他急急忙忙跑进草丛里作啥?」

保罗和杰森在路过草丛时,刚好看见亚鲁急急忙忙跑进了草丛,两人于是决  定跟上看亚鲁到底想做啥,但是接下来的画面让两人惊呆了,只见亚鲁拿出一根  魔杖,然后在一阵强烈光芒后,亚鲁的身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非常可爱  而且全裸的精灵萝莉,而且接下来的画面更让两人吓了一跳,因为眼前的精灵萝  莉开始两脚大开仰卧在地上忘情的自慰着,口里也不断发出不符合稚嫩外表的浪  叫声,眼前这激情的一幕,加上刚刚不小心吸入的白烟,两人开始口干舌燥起来。

「大……大哥,这是怎么回事,昨天的勇者居然变成了一个精灵萝莉」

「我……我也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是那把魔杖的关系吗?」

正当保罗和杰森这对兄弟对眼前的情景不知所措时,玲亚自慰的动作也越来  越快,浪叫声也越来越大声,似乎快达到高潮了。

「呀呀!玲亚好舒服呀,就是那里,在用力点」

「保罗大哥,看她好像非常舒服的样子呢,我们要不要也?」

「这是个好主意!我正想说那个该死的勇者是个女性的话,我要狠狠的操翻  她,让她在我的胯下求饶呢,这正是个好机会」

「恩呀,昨天那个一副正义凛然的勇者,现在居然只是在淫荡不过的精灵萝  莉,真的看不出来呢。」

保罗和杰森两人互相对看一眼后,两人互相点头并露出淫笑,两人开始分头  一前一后的接近还在望情自慰中的玲亚,玲亚完全没注意到两人的接近,仍然沉  浸自己的淫欲世界中。

************

忘情沉浸在自己的淫欲世界的玲亚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接近,仍然不断的  自慰直到再次高潮,小穴在经过激烈收缩后喷出了大量的淫水洒满了一地,玲亚  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时,突然听到了两个男人的淫笑声,让玲亚大惊急忙想爬  起来,但是因为才刚经过一次激烈的高潮,玲亚现在是全身无力不要说想逃,连  要站起来都有困难。

「快来喔,勇者大人居然变成了一个淫荡的精灵罗莉,而且在荒郊野外不知  羞耻的自慰呢」

「嘿嘿,昨天那个正义凛然的勇者大人,现在也只不过是个淫荡的精灵罗莉  罢了,一个人自慰应该无法满足吧,要不要我们兄弟俩好好带你上更快乐的天堂  呀。」

「你……你们是昨天的那两个混混,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不要过来……… 呀!那是我的变身杖,我命令你们快还给我」

玲亚看到眼前两人居然就是昨天的两个混混,而且还一脸不怀好意的走向自  己,更要命的是变身杖居然被保罗拿在手上,加上自己现在正是全身赤裸的样子,  玲亚因为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好不容易使尽力气让自己爬起来,并用双手遮住  重要部位,一边想大声喊救命,一边四处张望想赶快拿回变身杖好脱身。

「嘿嘿,昨天那副嚣张的样子去哪里了?还是说其实你很渴望男人们的滋润  呢,你的皮肤真是水嫩呀,我们兄弟俩会好好疼爱你的」

杰森从后面一把抱住玲亚,双手在玲亚两个小乳头上来回搓揉着,并且轻咬  玲亚那长长的敏感耳朵,并且对着耳朵吹气,玲亚在杰森不断的刺激下,感觉到  自己的乳头越来越坚挺,一股胀痛和快感混杂在一起不断的刺激自己的大脑。

「没错,堂堂的勇者大人其实是个淫荡的精灵罗莉,如果说出去大家不知道  会怎么想呢,昨天可是受了你不少的照顾呢,我们今天可要连本带利加倍讨回来,  而且这里是荒郊野外,不管你怎么叫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乖乖的听大哥哥的  话,大哥哥会好好的爱护你的」

保罗随手把变身杖丢到远处的草丛中,然后用手伸进玲亚的私处,手指并用  不断的粗暴搓揉按压刺激玲亚的阴蒂,玲亚在感到疼痛之余也感受到从下体传来  的源源不断的快感,并且从私处流出大量淫水……

「不……不要,放………放开我,我是个男人呀!那………那里不可以,不  要摸玲亚的那里,玲亚会受不了的」

「男人?不管我们怎么看,你现在都是个女人呀,而且还是个非常淫荡的精  灵萝莉呢」

「原来你现在叫玲亚吗,那我们以后就叫你玲亚吧,虽然嘴巴说不要,不过  下面可是很诚实的呢,下面可是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呢」

玲亚想到自己原本是个大男人现在却被两个男性任意玩弄,急忙想用全身的  力气让挣脱两位男性的控制,但是玲亚忘了自己现在是个稚嫩的小女孩身体,不  是那个勇猛厉害的勇者身体,当然力气比不过两个大男人的大手,在保罗和杰森  不断的刺激下,玲亚开始双眼迷濛,嘴角流出不少口水,甚至不由自主的发出淫  浪声音来。

************

保罗和杰森在轮番刺激玲亚身上的每处性感带后,原本从身后抱住玲亚的杰  森突然放开了手,玲亚在失去杰森的大手支撑后双脚一软全身无力的坐倒在地上,  接着保罗和杰森开始脱下自己的衣物,并且露出跨下的巨大肉棒,并且把肉棒伸  到了玲亚的眼前。

「来,好好的含住我的大肉棒吧,不要你自己爽快,也让我们爽快一下吧」

「好……好大呀,被这东西插进来的话我绝对会死掉吧」

玲亚看到两人跨下的巨大肉棒,在想到自己那只有小小细缝的私处,一想到  有可能眼前肉棒有可能会插进自己的小穴,玲亚露出了惊恐的表情,甚至不敢看  眼前肉棒撇开了头。

「玲亚乖喔,只要你好好的帮我们兄弟俩做口交,说不定我们就会放了你」

保罗把肉棒伸到了玲亚的眼前,并强硬掰开玲亚的小嘴,将肉棒硬插入玲亚  的小嘴里,玲亚不由得发出痛苦的呻吟。

「没错,没错,只要玲亚能让我们俩个爽到,我们就会放了你的」

杰森看到玲亚的小嘴已经被保罗的肉棒占据,于是抱起玲亚娇小的身躯,让  玲亚的小穴紧贴摩擦着自己的肉棒,两手也不停的拨弄刺激玲亚的双乳。

「呜……呜,好痛苦,实在是太大了」

保罗的大肉棒对玲亚的小嘴来说实在太大了,只能免强含住龟头和前端的一  小部份,保罗看到玲亚只能含住自己肉棒的前端,于是用大手抱住玲亚的头,肉  棒则是用力的往前一挺,巨大的肉棒硬是塞进玲亚的小嘴里,玲亚感到肉棒硬是  塞入自己的喉咙深处,痛苦的发出呜咽声音,接着保罗粗暴的开始对玲亚的小嘴  做活塞运动起来,激烈的活塞运动也让玲亚更加的痛苦,玲亚只能不断的摇头试  图脱离保罗的控制,看到玲亚的反应,保罗不但不怜惜反而加快跨下的活塞速度,  玲亚只能不断发出呜咽声并流下痛苦的泪水。

正当保罗对玲亚做着激烈的口交时,杰森当然也不是什么都不做,有两手在  玲亚粉嫩的小乳头周围不断的划圈圈,有时用力捏玲亚已经硬起来的乳头,而玲  亚因为保罗粗暴的口交方式,身体不断的剧烈摇晃,刚好紧贴着杰森的肉棒的私  处也因次更加激烈的摩擦着肉棒。

「嘿嘿,那位堂堂的勇者大人,现在正在帮我口交呢,玲亚应该很舒服吧」

(我………我明明原本是个男人,被两个男人这样玩弄,居然会有了快感)

帮保罗口交的痛苦和杰森不断刺激产生的快感两者不断冲击玲亚的大脑,在  痛苦和快感交杂中,玲亚惊讶自己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了,就在这时,保罗  突然大吼一声,胯下的肉棒狠很的刺进玲亚的喉咙最深处,并且喷发大量的精液  来,杰森也在玲亚的私处不断摩擦刺激下射精了,喷出的精液沾满了玲亚全身。

(好……好恶心,我明明是个男人居然吞下了男人的精液)

保罗和杰森在射精后暂时放开了玲亚,玲亚因为保罗刚刚直接在嘴里射精产  生强烈的恶心感,所以不断的在地上咳嗽着想把吞下去的精液全部吐出来,但是  这是不可能的,由于保罗是直接在玲亚的喉咙最深处射精的,所以绝大部分的精  液都被玲亚吞下去了,一想到自己居然吞下男人的精液,玲亚不由得流下屈辱的  眼泪来。

************

保罗在休息了一下之后,对杰森使了个眼色,杰森一手抓住玲亚的两只小手,  杰森使劲的一拉,玲亚不由自主的仰倒在地上,亚玲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双手  被杰森紧紧抓住动弹不得,这时候,保罗硬是掰开玲亚的双脚,然后整个人趴到  了玲亚的身上,并且激烈的亲吻玲亚的脸颊,甚至想强吻玲亚。

「不……不要呀,这是我的初吻,求求你不要」

玲亚一边讶异自己完全女性化的话语,一边努力摇头想躲避保罗的亲吻,保  罗终于耐不住性子,双手粗暴的抓住玲亚的头,舌头硬是撬开玲亚的紧闭的双唇,  舌头伸进玲亚的嘴里和玲亚的舌头交缠在一起,开始和玲亚激烈的舌吻起来,胯  下的肉棒也不断的摩擦着玲亚的私处。

「求求你们不要,我……我还是第一次,被那么大的东西插进来的话,我绝  对会死掉的」

「玲亚小妹妹,看不出来你这么淫荡居然还是个处女呀,好好记住我这张即  将夺走你的处女的脸吧」

「嘿嘿,女人生来就是要被人男人干的,你就乖乖认命吧,保罗大哥的肉棒  会让你有个永生难忘的第一次的,而且只要尝过一次,你就会永远忘不了那个感  觉的」

保罗完全不理会玲亚的哀求,双手一把抱住玲亚娇弱的腰肢,让玲亚的小穴  更加贴近跨下的肉棒,接着保罗用力往前一挺,同时也用力的将玲亚往下一拉,  保罗的巨大肉棒粗暴的撑开玲亚的小穴,并且一口气整根全部插入到底,玲亚发  出了痛苦的惨叫声,全身也不断的经銮着,小穴也流出了鲜红的血液来。

「痛……痛,求求你拔出来呀,我的身体好像快被你撕成两半了」

玲亚只感觉到一堆强烈的感觉在脑中胡搅,肉棒硬撑开稚嫩阴道的痛、处女  膜被猛力贯穿的痛、窄小子宫颈被强力突破的痛、巨大龟头撞击子宫壁的痛,身  体仿佛被巨大的力道撕成了两半一样,玲亚的思绪一片空白,只能无助的号叫。

「这只是开始呢,我会为了好好感谢你昨天的所作所为,好好的操翻你的」

(昨……昨天……如果昨天就解决掉他们两个,或许我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了)

但是玲亚的惨叫声不但无法让保罗感到怜惜,保罗完全无见于玲亚破身的强  烈痛楚,挺着肉棒就开始猛烈的抽插,每一下都是接近完全抽出再尽根撞入的凶  残手法,因为更加剧烈的疼痛,玲亚只能无力的哭号,再无半分力气反抗。

「真是吵死人了,你就给我安静一下吧!」

杰森看到玲亚不断的哭号,于是把自己的肉棒挺入玲亚的嘴里,同样也是全  身进出的粗暴口交,由于小嘴也被堵住了,玲亚只能无力的扭动身体,试图让自  己身上的痛楚能减轻点,不过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最后杰森率先射精了,当然的,所有精液全部灌进了玲亚的喉咙深处,玲亚  不由得痛苦的咳嗽起来,保罗看着嘴角残留着杰森的精液的玲亚,保罗感觉到自  己也快要忍不住了,于是加快身下的抽插速度,肉棒也更加的深入玲亚的子宫最  深处,嘴巴也贪婪的不断强吻着玲亚。

「玲亚小妹妹你的小穴实在太舒服了,等等我会把所有精液全部射入你的子  宫深处的,你就怀下我的孩子吧」

「不要!求求你不要射进来!我才不要怀孕」

「都到这个关头了,还说不要怀孕?女性生来就是要被男性干,然后怀下男  性的后代的,保罗全部射进去吧,让玲亚小妹妹永远忘不了被你破处和内射的感  觉吧」

玲亚听到保罗将会把精液全部射进自己的子宫,并且有可能会让自己怀孕,  玲亚不禁万分恐惧想努力挣扎摆脱保罗的控制,但是早已被保罗干到无力的身躯  哪有力气反抗保罗的大手,最后伴随着保罗大吼声,保罗的肉棒顶进了玲亚的子  宫最深处,玲亚也不由自主的挺起腰来,然后保罗把远超出玲亚的小穴容量的精  液全部灌入了玲亚的子宫里,由于远超出可以忍受程度的炙热精液刺激着子宫壁,  玲亚不由得小穴一阵收缩也达到了高潮。

「不……不要呀,求求你拔出来,不要再射了,真的会怀孕呀」

保罗不管玲亚哭喊求饶,紧抓着玲亚的身躯不放,让肉棒能在玲亚的子宫最  深处确实的射出所有精液,最后保罗才心满意足的拔出肉棒,玲亚的小穴也不断  流出混杂着鲜血的白色精液,但是玲亚的恶梦还没有结束,因为这时候换杰森挺  着肉棒想插入玲亚的小穴,杰森有着不输给保罗的大肉棒,玲亚一想到之前保罗  插进来时的剧痛,不禁更加的害怕起来。

「求求你们放了玲亚吧,玲亚真的不行了,继续做的话玲亚会死的」

「保罗大哥刚爽过了,接下来当然是换我了,放心吧,我也一定在你的体内  射满精液的」

「不……不要,真的不要了,呀!」

之后,玲亚只记得不管自己在怎么哭喊求饶,保罗和杰森仍不断更换不同的  姿势强奸自己,并且每次都一定会把大量的精液射进自己的体内,最后在两人用  近似三明治的姿势一前一后插入自己前后两个小穴,并且把滚烫的大量精液注入  自己的两个小穴后,自己在夹杂着痛苦、快感、绝望等各种感觉的性爱漩涡中失  去意识………

第三话、拍卖会

***********************************  这话基本上可以说是几乎没有h 吧,主要是为了后面的剧情做铺陈  ***********************************

隔天早上,玲雅好不容易醒了过来,只觉得全身虚脱骨架好像快散掉了一样,  仔细看了一下自己,全身到处都是咬痕、吻痕、瘀青,而且浑身都是精液黏糊糊  的,下身更是一片狼籍,小穴不断流出因为远超出容量而不断溢出的精液,不远  处还残留着混杂着红色血液的精液痕迹。

玲亚看自己的一身惨状,才想起昨天自己被两个男人彻底玩弄轮奸,更重要  的是两个男人还不断的将精液射进自己的子宫内,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因此而怀孕  不由得悲从中来,更想快逃离现场。

「好痛!颈部上的项圈何时有的!」

「玲亚小妹妹你想去哪呀?你可是我们兄弟俩的重要玩具呢」

「是呀,是呀,再陪我们兄弟俩玩玩吧,我们会教你更多好玩的东西」

玲亚急忙想逃走时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被人绑上了项圈,而伴随着声音出  现的保罗手中正拿着项圈炼子的另一头,除非能取下项圈,否则是无法逃离两人  的掌握了。

保罗抓起炼子使劲一拉,玲亚由于项圈的拉扯不由自主的往前趴倒,结果以  近似小狗趴在主人跟前的姿势趴在保罗兄弟眼前,玲亚想到自己居然对强奸自己  的两人做出如此屈辱的动作,更是不断的流下泪来。

保罗继续用力拉扯炼子,结果玲亚整个人因为项圈的关系悬吊在半空中,玲  亚也因为几乎无法呼吸而露出痛苦表情,接着杰森抓住玲亚的双脚,然后保罗和  杰森两人用像扔布袋的方式把玲亚丢上了停在一旁的马车上。

「玲亚小妹妹你该感谢我们兄弟俩,为了不让你接下来的旅途辛苦的用走着,  我们兄弟俩特地去偷了一辆马车来,马车将会载着我们到下一座城镇」

「没错,没错,在下一座城镇有一个大陆上非常知名的地下拍卖会,我们会  再那里把你卖掉的,在那之前我和保罗大哥可以保留更多的体力来陪你玩的」

玲亚听到保罗兄弟说要把自己卖掉,而且在这之前他们也会继续不断的玩弄  自己,想到自己原本是个堂堂的勇者,居然落到如此悲惨的下场,不由得对自己  的未来感到更加的绝望。

************

前往下一座城镇的路上,保罗和杰森轮流驾驶马车,而另一人则在马车上不  断奸淫玲亚,到了晚上更是两人齐上完全不让玲亚有任何喘息的机会,就这样过  了数天………

「就是那哩,在多给我ㄧ点,我还要更多,在更用力点,干死我吧」

「保罗大哥,玲亚的动作好像越来越能迎合着我们了,简直快跟一个荡妇没  两样了」

「我们兄弟俩干过那么婊子,没有一个能比的上玲亚的美妙身躯的,明天要  把她带去地下拍卖会拍卖,现在想起来还真的有点可惜呢」

在到达城镇的后,打算把玲亚带去地下拍卖会拍卖的前一晚,杰森正以骑乘  位的姿势和玲亚交合着,玲亚的口中也不断吸允着保罗的肉棒,玲亚的口中也不  断浪叫想要更多的快感,玲亚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自己正主动的扭摆腰肢迎合着杰  森的的抽送,对于嘴里的肉棒也似乎不在厌恶,反而像是看到好吃的东西不断的  吸允着,玲亚对于自己越来越女性化的改变感到非常的惊恐与绝望,但是保罗和  杰森是不可能知道玲亚在想什么的,仍不断加快下身的动作玩弄玲亚。

************

隔天,保罗和杰森带着玲亚去奴隶拍卖场的时候,拍卖场的负责人看到玲亚  美丽绝伦的精灵萝莉外貌,也被吓了一大跳,虽然拍卖场卖过各式各样来自各种  族的奴隶,但是如此美丽的精灵萝莉还是第一次,决定让玲亚成为这次拍卖会的  最后压轴商品,负责人在三与保罗讨价还价后,决定以七三分成方式,保罗兄弟  七负责人三的方式分配拍卖掉玲亚后取得的金钱。

拍卖会上,所有买家都是戴着面具,似乎是为了帮所有买家保密身分而如此  规定,因为买家的身分有的可能非常特殊,有的是不能对外公开他来参加这种拍  卖会的,所以一律规定所有买家都要戴上面具才能出席。

随着拍卖会的进行,场内的气氛反而越来越热烈,因为每年拍卖会最后的压  轴商品都让在场的众人大吃一惊的天价商品,所以所有出席的人当然都认为今年  也是不例外,在倒数第二个商品卖掉后,场内的热烈气氛也达到了最高峰,所有  人都在期待今年最后的压轴商品是什么。

「各位买家做好心理准备了吗?r 今年的压轴商品将会让在场的各位永生难  忘,请各位买家尽可能掏出钱来吧,错过这次可能一生部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在主持人的不断宣染下,让在场的人更加好奇今年的压轴商品是什么,随着  遮住商品的布幕逐渐拉开,在场的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并且屏息了呼吸,因为一个  美丽绝伦而且全身赤裸裸的精灵萝莉出现在台上,甚至有的人以为拍卖会是不是  弄错商品了。

站在台上的正是被当作最后压轴商品的玲亚,玲亚看到数量非常多的眼睛同  时看着自己,尤其是其中包含了很多仿佛想一口吃掉自己的炽热眼神,玲亚只感  觉全身开始躁热,也不顾在场有多少眼睛看着自己,直接仰躺在地上自顾自的对  着台下观众双脚大开自慰起来,玲亚的娇吟声一时也成了整个会场中唯一个声音。

看到玲亚开始自慰的画面,整个会场陷入的疯狂,喊价也以惊人的速度不断  攀升,玲亚看到场内疯狂喊价的画面,反而更加的感觉到兴奋,自慰的动作也更  加激烈。

「50万金币!那个精灵女孩我要了」

一个全身肥胖的男子用着非常恶心的声音喊出50万金币的天价,50万金币可  是相当于一个小国的一年的预算呀,这可不是小数字,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鸦雀  无声。

「请问还有人要喊价吗?那我要开始倒数啰」

「50万金币一次」

「50万金币二次」

「50万金币………」

「我出100 万金币买下那个精灵女孩,在场应该没有人有意见了吧?」

正当主持人要喊第三次的时候,一个清秀又带点让人无法抗拒其命令的魔力  的年轻男性声音传入众人耳朵,并且喊出了100 万金币这更可怕到让人无法想像  的金额,同时也让整个会场引起了更大的骚动,在这同时,玲亚也达到了高潮,  淫液也在台上喷洒了一地。

「既然没有人反对的话,那我就直接把精灵女孩带走啰,会场负责人直接跟  我的管家拿钱吧」

一个长相清秀衣着华贵的青年走到了台上,看着在众人环视下自慰到高潮还  没从余韵中回复的玲亚,青年脱下身上的外套,一手扶起玲亚并把外套覆盖在玲  亚身上,然后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玲亚,青年在众人的环顾下抱着玲亚走到了会  场门口,门口早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在等着青年,青年直接抱着玲亚上马车,随后  马车立即加速离去………

************

在马车上,玲亚逐渐从高潮中的余韵醒过来,醒过来后发现自己披了一件从  没见过的华丽外套,并且发现自己似乎坐在一辆马车上,而一位清秀看起大约30 巂岁左右的青年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玲亚在呆愣了好久才想到自己被带地下拍卖会当成商品拍卖,接着站到台上  后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完全不记得了,不过既然自己坐在这辆马车上,眼前的青年  衣着又非常的华丽,自己应该是被眼前的青年买下了吧,所以眼前的青年就是自  己的未来的主人了吗?

「不用向我下跪,我并不是为了买一个奴隶而买下你的,你不用把自己当成  是我的奴隶」

玲亚一想到眼前的青年就是自己未来的主人,急忙想脱掉身上的华丽外套并  且想向青年下跪,青年却出手阻止了她,并且青年还告诉自己并不是奴隶,这让  玲亚的脑子一片混乱。

「可……可是……」

「不用想那么多,乖乖的在我身边就好,我想你应该也很累了吧,好好的休  息一下吧」

青年见玲亚还是非常的不安,于是轻轻的把玲亚拥抱到怀里,并且温柔的安  慰玲亚的不安,玲亚紧靠着青年不同于外表结实的胸膛,以及听着青年温柔的话  语,感受到一股似乎已经非常久远都没感受到的安全感和依赖感,最后在青年温  柔的话语下,逐渐安心的睡去。

************